【冰垣/七九】不渡(一)

系统啊,统哥,你说冰哥今天消火了没,他今天能早点走不?

【……】

好疼啊,果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不过你们这午餐也太贵了,熬得过冰哥酷刑的有几个。我不会是第一个吧,前几个怎么样了,说说呗。

【贵方……】

等等你先别说话,让我说,嘶!哗擦他今天的鞭子不仅带倒钩还沾了辣椒水啊!他是不是想弄死我?不对不对我现在就在沈清秋的壳子里,虽然原主也在没错……但冰哥逮住人渣反派想要往死里折腾也是应该的,唔——这一下太狠了,系统你听听原主又开始骂人了,好吧今天别指望冰哥消火了。

讲真我不止一次希望原主能安静点,这对师徒简直是在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一个虐我和他师傅身,一个虐我和他徒弟的心,啧,冰哥虐没虐到我不知道,反正我脑子现在全是骂人的词汇在开演唱会。

【这次的确是我方的失误,除了之前解冻的OOC权限和VIP权限,双倍爽度和B格不改,一定会给贵方足够的补偿。】

补偿?别,祖宗,我可消受不起,你上次那个什么情景小推手让冰哥削胳膊手滑,他本来一剑能解决的后来直接改扯的了喂,更疼了好吗?!你说你个系统连个兑换商场都没有要你何用?卧槽我现在还能清醒的怼你已经是奇迹了好嘛?

试问一个现代社会教育下,五星红旗飘扬的国土上成长起来的宅男,如何在一部主角已经黑化成型而且自己不幸穿成要被削的人彘的起点种马小说中生存?

沈垣同志可以给你个靠谱的答案,要么忍,要么……还是忍。

因为选择权特么的根本不在他一个车祸后穿到沈清秋壳子里的游魂身上!

冰哥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沈清秋一开口就知欠揍不欠揍,那是咬牙切齿死不改口,管你是当年被人渣沈虐的小白花还是现在黑漆漆的魔君聚聚都不能阻止他一口一个小畜生。

“小畜生……呵……你也就这点本事……”

当然嘴上爽了其他地方就完蛋了,鞭子,火棍,刀剑枪匕首,沈清秋是啥感觉沈垣不知道,反正他是是从剧痛到剧痛,到现在冰哥来了他的腿都打哆嗦,虽然他,额,现在已经没有腿了。

是的,昨天冰哥亲手把他腿给锯了,装进了锦盒里,已经给岳清源寄过去了。

卧槽!卧槽!卧槽!

接下来还用得着看吗?那必定是岳聚聚这位最后能和冰哥有一拼实力的挂了后冰哥彻底无所顾忌放飞自我,他一个被囚禁在人渣反派壳子里已经死过一次的人再死一次?!

“师尊还有力气讲话,可见还是能再陪弟子玩玩的。”坐在椅子上的洛冰河收了鞭子“不过我今天可没那么多闲工夫招待师尊了,师尊接下来不如先做个好梦。”

MMP又是梦魇之术!

我不想再回顾乱七八糟的酷刑和被车轮子来回碾压的感觉了,能不能放过我?!

系统你混蛋!垃圾玩意!去你妈的!

沈垣因为剧痛而蜷缩的魂魄越发透明,他的求生欲望也越来越微弱,不知不觉间,陷入了沈清秋的记忆漩涡中。

向天打飞机并没有在沈清秋这个脸谱化的小角色身上浪费太多笔墨,顶多点了点这人的嫉妒贤能酷爱作死淫邪没下线对仰慕自己的女弟子都能下手。沈垣一个看文的对他印象也更为薄弱,穿越后每天能勉强在一番折磨后有心情和系统吐吐槽已经证明共产主义的伟大,素质教育的光荣了,对沈清秋的印象?除了作死真真切切,说写信骗掌门就写信骗,地地道道卑鄙无耻小人一个以外,其他,不存在的。

所以——

“沈九,你不要太霸道。这条街又不是你买的,凭什么不让我们也在这里!”

小男孩尖尖下巴惨白一张不错的脸,眼底明明白白着狠,颠了颠砖块看来是准备对着另一个小孩下手,被后面一个略大些的拦下来了

他面前这个嘴特别坏的小乞丐是谁啊?!

“小九,我们到别处去。”

哦,原来叫小九。

……等等不对啊

脑海里灵光一闪,这显然不是自己的梦境,那就是沈清秋的,至于眼前这个小混混,八成就是幼年版沈清秋了。

居然是被人拐卖的孩子吗?

看着沈九说哭就哭十分熟练,和那个五官端正的七哥,脸蛋不错的幼童哭的稀里哗啦自然惹人怜悯,如此才不像其他同伴早早被人贩子卖掉,而是做一棵摇钱树勉强长大。

飞机聚聚你个天坑!炮灰你就炮灰的干脆点,哪来那么多苦情戏!

沈垣抿着嘴,看着此时的沈九虽然依旧尖酸刻薄,虽然仍然不改恶毒本性,但是……

但是他身边还有一个名为岳七的同伴,在这飘摇冰冷的风雨中,给了他一点点相信人性的温度。

所以可以不管差点呗抽瞎了的十五,必须得跟上多管闲事的岳七。

紧急时刻用奇术救下了十五,本以为风波荡平,携着浩浩荡荡的家丁而来的秋剪罗轻而易举的撬开了十五的嘴。

沈垣看着瑟缩在角落的十五,看着被拉开的大喊着的岳七,看着被架着,脸上青青紫紫,一双浸泡在毒液里乌黑眼睛的沈九,把带了毒针的视线一针针扎向十五,扎向家丁甚至小少爷,换来一两个狠狠地巴掌,却固执的,不肯扎向岳七那边。

沈垣看着脚下身边的景物人物皆化为虚无,彩色的碎片重新拼起来的时候,长开了些的沈九被金尊玉贵的小少爷殴打,蜷缩在秋海棠怀里找一点点温暖,夸大其词的向着隔了一扇门的岳七卖惨,少年人的许诺似是重若泰山,似是空若黄粱。

沈垣还是痛的,可能是沈清秋梦里也在疼,他受的疼痛是双份的,为了转移这种疼痛,他更加仔细去看沈清秋这场走马灯。从沈九到沈清秋,从岳七到岳清源。从第一次酷刑就认识到这个世界的残酷,而在沈清秋的记忆力,沈垣找到了真实。

再没有哪一刻让他如此清醒地认识到这和世界是如此的完整,即使命运规定的路线早已走完绝大多数,这里每个齿轮,仍旧以自己的方式,不知疲倦地旋转。

不能停。

不能停。

不能退。

不能怕。

沈清秋睁开了眼,仅有一只的瞳孔,还未完全从噩梦中脱离,无神地盯着地窖口。

沈垣也放开了感官,即使他依然害怕,但是他也通过沈清秋唯一一只眼睛盯着地窖口,像是再等待一个早有准备的判决,还带着一丝侥幸。

岳七,岳清源的死几乎不可避免,洛冰河对放纵师弟虐待自己的掌门是绝对不可能放过的,所以沈垣只希望沈九能像他自己说的一样,完全不把岳七放在眼里,对我好应该的,死了活该。

做不了光明磊落的好人,就干脆做个彻底的坏人。

好过……

好过什么呢?

沈垣不敢想,也不像去想。

他知道自己现在的行为有多么鄙陋,他甚至不如或者说远远不如他附身的这个人渣反派,至少人家敢和主角正面怼,而他自己只敢痛的浑浑噩噩,却又畏惧死亡,苟延残喘地活着,指望真正受刑的沈清秋多撑一段时间。

而他自己,还在给沈清秋找活下去的理由。

洛冰河以折磨沈清秋为乐,在他消气以前,沈清秋还有不少时间可以活。

至少,全本完结以前,沈垣没看到沈清秋确认死亡的文字说明。

不知道盯了多少天,洛冰河终于来了。

即便身处阴暗潮湿的地牢,洛冰河依旧一派清逸优雅,一尘不染,踩过地面凝结成污黑的血痕。

单只眼的瞳孔骤缩。

“岳掌门果然如预赴约。”

冰哥你能不能不说话。

“真是要多谢师尊那封哀恸婉转的血书了。”

冰哥!

“原本想把岳掌门尸身带回来给师尊一观,奈何箭身淬有奇毒,弟子靠近前去,轻轻一碰,岳掌门便……哎呀,只好带回佩剑一柄当是给师尊留个念吧。”

你能不能闭嘴啊!洛冰河!!!

之后的闹剧就像故意搞笑的丑角,沈清秋在地上像无脊椎动物一样难堪地向前蠕动,即使他没有手,即使他再也握不住那柄断了的玄肃。

咔擦——

沈垣不用去沈清秋丹田内勘察也知道,他的金丹,碎了。

或者说,碎了的不止金丹。

在沈清秋右边的断面触及到玄肃剑鞘的一刻,这个在万般折磨下恶言不改,蛆虫一样活下去的人,已经永远的停止了呼吸。

【抱起让贵方久等了,经过反复确认调整后系统已为贵方准备最优复活选项,是否确认现在转移?】

系统,你说过还给我补偿的吧?

【是的。】

我要把沈清秋的魂魄带走,已经碎成这样,说是一个物件也不为过,何况现成的,你只要在转移我的时候,带上他就好。

【符合要求,是否确认现在转移?】

再等等,容我和外面的主角大大打个招呼。

洛冰河感觉到沈清秋呼吸停止的一刹,之前那种被挑衅了的怒意意外的平息了些许,另外沈清秋的擅自死亡让他有些小困扰,不过没关系,招魂虽然麻烦,但这是修理玩具必要的过程,只要他还想折磨沈清秋,就连地府也不敢轻易收人。

但是意外的,那一只死去了的眼睛又活过来了了。

和往常淬了毒的不一样,也不是刚刚点了白火灼灼燃烧,里面的东西让洛冰河感觉非常陌生,像是一瞬间沈清秋不再是沈清秋。

那张让他恨不得撕了,但为了听到沈清秋的惨叫而留下来的嘴,极轻地开合,吐出来的话混合着血沫,微弱而冰凉。

是带着落花旋转的风,是细碎的浮冰下流动的水。

和那陌生的眼睛一样,话也是陌生的。

最后一个字音落下,风停了,水静了。

一切归于无声。









【冰垣/七九】不渡(设定)

一周目沈老师穿到已经被控制起来准备削人彘的九妹身上的故事。

不NTR冰妹,冰秋不拆,两个世界完全平行,就当有两个沈老师,一个做了冰妹好师尊,一个一来就是地狱难度重口味。

前期九妹沈老师共存,后期沈老师有自己身体。

冰哥有悲催过去,但是我觉得他太欠虐了,说的话都给人一种欠的气场,开二周目小正太我下不去手,啥事就在这一世解决吧,所以开坑目的就是捅他刀。

冰哥属于不被打服就不听人话不舒服斯基,所以这里的沈老师中后期可以正面刚冰哥。

CP冰哥→沈老师,副七九

主旨在于没有什么问题是坐下来捅对方一刀不能解决的,如果一刀不行,就捅十刀。

雷点:

CP很清楚了,不再提了。

九妹是渣的,人彘是要削的,沈老师会很疼的,这是促使他中后期变强找冰哥茬甚至后来能和冰哥正面刚的重要原因,不能接受就点叉吧。

冰哥是有后宫的,女人是一堆一堆的,而且都睡过的。沈老师是洁身自好的,所以我拒绝让冰哥得手,不出意外正文就是纯的单箭头。

区分原著沈老师和我流私设如山沈老师,白沈和黑沈,无论哪个沈老师本质都是好人。可能会有两边来个交流,让冰哥感受下待遇差别:)

主旨就是怼冰哥,怼冰哥,怼冰哥,重要事情说三遍。

PS:这篇有大纲,对,我居然写了大纲

PPS:犹豫开不开,因为大纲脑完了似乎就已经写完了(???),想看的留个言,人数较多我就开吧,不多就当分享个脑洞了。

【冰秋】饿(上)

沈清秋能感觉到自己的胃部更小了,但是火辣辣的饥饿感却更严重了。

是胃缩症,一种本身罕见治疗手段更是奇葩但的确存在的疾病。

患者的消化系统会在七天时间内逐渐胃缩,尤其是胃袋会像漏气的气球一样逐渐干瘪,修士尚可用灵力维持生命,普通人会因为不得进食最后饥渴而死。

能治疗胃缩症的药很简单,恋人制作的充满爱意的食物。

天知道这个治病的逻辑在哪,反正原著洛冰河就用一手厨艺治疗了一位城主千金的病症,赢得又一颗芳心的同时更是获得了新的机会和金钱权利。

沈清秋起初查到这个病症的时候不是不担心,彼时正好是埋骨岭后闲云野鹤的悠闲日子,尚清华笑他杞人忧天,“冰哥一天三顿都替你包圆了,茶水点心更是不带断的,再说需要担心的多是凡人,修士嘛,”他贱贱地挤挤眼“不过口腹之欲,放下便是。”

你特么说的倒是轻巧,感情没你啥事。

给作者聚聚竖了个漂亮的中指,沈清秋仔细想想倒也是,便把这事压在心底下,除了问诊的木清芳倒也谁都不知道。

然而谁也没能料到洛冰河会被人坑了,虽然当时沈清秋在,侥幸没受什么大的伤害,结果昏迷醒来用一双红彤彤的兔子眼盛满了陌生的情绪,挥开扶他的沈清秋问了句你谁。

当然原句话不是这样的,洛冰河什么人啊,原文里脸上笑嘻嘻心里MMP,说话都是捡最好听地哄人,哄的晕晕乎乎了再配上他那张极俊的脸,可不是把什么都交给他了?沈清秋倒是没被哄的晕晕乎乎,他只觉得洛少女这次脑壳怕是出了点问题,那对石榴石似的招子凉凉的,沈清秋心里也是凉凉的。

“我是魔族,你身上是纯粹的灵力。”

潜台词就是你是谁有什么目的为何出现在我面前。

沈清秋捏着扇子还没想到该说些什么,漠北和尚清华先一步赶到了,意外的洛冰河记这两个倒是清清楚楚,屋子里一下十分尴尬。木清芳和柳清歌紧随其后,专业大夫看过表示洛冰河脑壳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把沈清秋一个人忘了个干净,其他牙口好身体棒,没有一点毛病。

卧槽小兔崽子你可以啊,搞事一搞就搞个大的,沈清秋摇着扇子搓着牙花表面上还要若无其事地询问木师弟,得到的答案是这不是啥大毛病,脑内瘀血没散开,养一养十天半个月妥妥的。

哦,十天半个月……

木清芳像是想到什么,用一种噎住了了表情看沈清秋,沈清秋内心卧槽千百遍,总不能指望一个失忆的人给他下厨,无论如何还是洛冰河他自己要紧,于是让漠北君带着他家君上回魔族大本营,沈清秋本想留在这里等着,不想柳聚聚行动能力不减当年,提溜他领子直接走你。

“那小畜生但凡拦上一拦,我就放你下去。”

柳峰主抱臂御剑好一派冷漠笃定,沈清秋嘴上和他瞎逼逼,实际上用余光瞅着另一边,结果,洛冰河你还真的连头都不回啊,也对,毕竟脑壳撞坏了,沈清秋你要原谅他。

有些蔫嗒嗒地回了清静峰,味同嚼蜡地吃完了宁婴婴殷勤做的饭食,沈清秋在竹舍的床上辗转难眠,胃部明明已经被填满,却感觉怪异的火烧火燎,很快这种感觉化作剧烈的疼痛和挤压感,沈清秋立刻冲出去,把吃进去没几个时辰的晚餐交给了大地。

心虚地用土掩埋了罪证,沈清秋第二天暗搓搓去找了木清芳。

木清芳道:“这种病症例子太少,我这里没有什么能治疗的药,缓解的还有那么一两副。”

太靠谱了木师弟!

沈清秋回到竹舍,第二天他就干脆不吃饭,反正修士不吃也不会死,只是万万没想到这次灼热的痛楚自胃部绵延至四肢百骸,痛地他抽搐,舌下压了一枚药丸勉强减轻了一些,想着还有五天,沈清秋就觉得真是倒了血霉。但思绪不知道为何又飘到了洛冰河身上,想到他无间深渊那几年披荆斩棘,再想想埋骨岭时的似疯似颠,又觉得这点痛楚也不算什么,最后想到一个月后哭唧唧的洛少女,苦中作乐地想该怎么哄。

只是再也吃不到洛冰河做的饭了,沈清秋想着,眨了眨眼睛,压着疼痛,度过了第二个无眠的夜晚。

第三天的清晨沈清秋感觉喉咙里有些麻痒,咳在手心里,一朵绽开的血花。

嗯,没关系。

他想。

也就这样,不是很疼。

————————————————

下章虐冰妹

【冰秋】独活

我宠了他一辈子,怎忍他受这别离之苦。 ——————————————————————————————————————————————

曾经的沈清秋,掉了B格和爽度和要他命差不多,系统的扣分宣言就是悬在头顶的一口利剑,随时可能结束这一段玄幻离奇的经历,回归虚无的死亡阴影。

可现在他倒盼那剑掉的快些,好让在他面前总是泪眼盈盈的好徒弟在奈何桥边少等一会。

随着洛冰河的死亡,整个世界都重归虚无,唯独他沈清秋格格不入,守在这仅有一人的世界,就像当初洛冰河守着他的躯体一样,守着冰棺内长眠的魔君。

明明说好一起走的,为何留下了一个呢?

想着想着,神色恍惚之际修雅已出鞘三分,剑锋边缘抵在自己脖颈上,用力划下去,只听到系统熟悉的语音提示:

【扣除爽度1000000,自动修复躯体,请贵方注意余额。】

刚在深可见骨的剑痕立刻恢复如初,修雅剑铛地一声坠落在冰面上,剑身白光莹莹,灵气充沛。

果然。

沈清秋低低地笑了,越笑声音越是惨淡,当他绞尽脑汁想要活下去的时候,系统从来吝啬于给他加分,当他想要和那人共赴黄泉之时,系统又偏偏不让他死。

不是没有唾骂过,不是没有挣扎过,可是十指连心的痛也尝过了,甚至连心脏也试着剜出来了,那离体的血肉一点点停止跳动,可是胸腔里又有什么重新填满,他就像个童话故事里肆意破坏自己的人造夜莺,总有存在不顾他意愿重新地替他上上发条,逼他唱歌。即使已经泣血,也不被允许停止。

“为什么……”沈清秋跪在洛冰河的身边,膝下是平滑如镜的冰面,他伸手抚摸着洛冰河的脸颊,就像无数次欢好后他明知那人装睡,还是无奈的先起身哄他起床。

“为什么不把我带走呢?”

你那么爱哭,我不下去,到时候谁来哄你呢?

“系统,我想死。”沈清秋道。

【……成仙是贵方自己的选择。】沉默了良久的系统终于上线【您可以在当时选择终结寿命,成仙后您的寿命将由之前的爽度和B格支撑,扣完后您才能选择正常死亡。】

“你拿去自己花。”

【贵方忘了,我已经是最高级别,无需再下载升级安装包。】

“我想死……”沈清秋的十指无力地抓住洛冰河的一只手,小心得贴在自己脸上,温热的泪水浸染了指缝,顺着皮肤纹理一丝丝湿润。

“冰河……冰河……”

沈清秋本来只是穿越后占用别人躯壳的普通人,于修仙一事上天赋平平,可他的爱侣洛冰河是千年难遇到处开挂的天才,加上血统一半来自魔界贵族,可以说他的生命要远远长于沈清秋。

沈清秋在自己的头发开始发现银丝的时候,洛冰河在早已开始准备二人长眠之所。沈清秋知道后是又气又心疼,早就在坦白来历的时候二人大吵了一架,虽然过程跌宕起伏好歹最后还是粘粘糊糊和和美美地过回了没羞没躁的日常,但是沈清秋万万没想到这崽子打着自己下去后就一剑抹了脖子一起殉情的想法。

你还有那么长的时光,何必让它那么快戛然而止?

可是说一点预感没有也是骗人的,沈清秋说不过也不忍心说服梗着脖子的洛冰河,只好在自己身上下功夫,每天三次戳系统,在花费了数目惊人的爽度和B格后,他在魔界一处破烂的空棺里找到了成仙的法诀,将自己的时间永远凝固在眉发雪白,容颜清秀的岁月,然后陪着他的徒弟,他的恋人,他的夫君,走过漫长的岁月,直到对方生命的尽头。

系统的爽度和B格早就达到了上限,沈清秋再度查询时,早已变成了无限大的符号。

上天总是厚待他的亲儿子,洛冰河将死之时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依旧年轻英俊。他只是拉着沈清秋,拿着心魔剑,拥吻着他的师尊倒在棺里,手中的心魔剑同时捅穿了两人的心脏。

“一起走吧,师尊。”

“好。”

可是到底躺在不再有呼吸起伏的胸口再次醒来,恍然天地颠倒,一片茫然。

但即使重来一遍,他到底还是不忍心,让洛冰河在压过那三年,等过那漫长的五年后,再多等无数岁月。

“我宠了他一辈子,怎忍他受这别离之苦。”

放下洛冰河的手,小心翼翼地躺在他旁边,沈清秋靠在他旁边,像在竹舍每个清晨或黄昏。

师尊,我头难受,全身难受,要师尊抱着睡。

“好”白发的仙人抚摸着沉睡青年的乌发,眼睛里闪动着岁月沉淀下来温柔的光。

“都依你。”




——————
私设系统升级到一定级别后,爽度和B格做能量,离开主能源一样能维持宿主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