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秋】独活

我宠了他一辈子,怎忍他受这别离之苦。 ——————————————————————————————————————————————

曾经的沈清秋,掉了B格和爽度和要他命差不多,系统的扣分宣言就是悬在头顶的一口利剑,随时可能结束这一段玄幻离奇的经历,回归虚无的死亡阴影。

可现在他倒盼那剑掉的快些,好让在他面前总是泪眼盈盈的好徒弟在奈何桥边少等一会。

随着洛冰河的死亡,整个世界都重归虚无,唯独他沈清秋格格不入,守在这仅有一人的世界,就像当初洛冰河守着他的躯体一样,守着冰棺内长眠的魔君。

明明说好一起走的,为何留下了一个呢?

想着想着,神色恍惚之际修雅已出鞘三分,剑锋边缘抵在自己脖颈上,用力划下去,只听到系统熟悉的语音提示:

【扣除爽度1000000,自动修复躯体,请贵方注意余额。】

刚在深可见骨的剑痕立刻恢复如初,修雅剑铛地一声坠落在冰面上,剑身白光莹莹,灵气充沛。

果然。

沈清秋低低地笑了,越笑声音越是惨淡,当他绞尽脑汁想要活下去的时候,系统从来吝啬于给他加分,当他想要和那人共赴黄泉之时,系统又偏偏不让他死。

不是没有唾骂过,不是没有挣扎过,可是十指连心的痛也尝过了,甚至连心脏也试着剜出来了,那离体的血肉一点点停止跳动,可是胸腔里又有什么重新填满,他就像个童话故事里肆意破坏自己的人造夜莺,总有存在不顾他意愿重新地替他上上发条,逼他唱歌。即使已经泣血,也不被允许停止。

“为什么……”沈清秋跪在洛冰河的身边,膝下是平滑如镜的冰面,他伸手抚摸着洛冰河的脸颊,就像无数次欢好后他明知那人装睡,还是无奈的先起身哄他起床。

“为什么不把我带走呢?”

你那么爱哭,我不下去,到时候谁来哄你呢?

“系统,我想死。”沈清秋道。

【……成仙是贵方自己的选择。】沉默了良久的系统终于上线【您可以在当时选择终结寿命,成仙后您的寿命将由之前的爽度和B格支撑,扣完后您才能选择正常死亡。】

“你拿去自己花。”

【贵方忘了,我已经是最高级别,无需再下载升级安装包。】

“我想死……”沈清秋的十指无力地抓住洛冰河的一只手,小心得贴在自己脸上,温热的泪水浸染了指缝,顺着皮肤纹理一丝丝湿润。

“冰河……冰河……”

沈清秋本来只是穿越后占用别人躯壳的普通人,于修仙一事上天赋平平,可他的爱侣洛冰河是千年难遇到处开挂的天才,加上血统一半来自魔界贵族,可以说他的生命要远远长于沈清秋。

沈清秋在自己的头发开始发现银丝的时候,洛冰河在早已开始准备二人长眠之所。沈清秋知道后是又气又心疼,早就在坦白来历的时候二人大吵了一架,虽然过程跌宕起伏好歹最后还是粘粘糊糊和和美美地过回了没羞没躁的日常,但是沈清秋万万没想到这崽子打着自己下去后就一剑抹了脖子一起殉情的想法。

你还有那么长的时光,何必让它那么快戛然而止?

可是说一点预感没有也是骗人的,沈清秋说不过也不忍心说服梗着脖子的洛冰河,只好在自己身上下功夫,每天三次戳系统,在花费了数目惊人的爽度和B格后,他在魔界一处破烂的空棺里找到了成仙的法诀,将自己的时间永远凝固在眉发雪白,容颜清秀的岁月,然后陪着他的徒弟,他的恋人,他的夫君,走过漫长的岁月,直到对方生命的尽头。

系统的爽度和B格早就达到了上限,沈清秋再度查询时,早已变成了无限大的符号。

上天总是厚待他的亲儿子,洛冰河将死之时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依旧年轻英俊。他只是拉着沈清秋,拿着心魔剑,拥吻着他的师尊倒在棺里,手中的心魔剑同时捅穿了两人的心脏。

“一起走吧,师尊。”

“好。”

可是到底躺在不再有呼吸起伏的胸口再次醒来,恍然天地颠倒,一片茫然。

但即使重来一遍,他到底还是不忍心,让洛冰河在压过那三年,等过那漫长的五年后,再多等无数岁月。

“我宠了他一辈子,怎忍他受这别离之苦。”

放下洛冰河的手,小心翼翼地躺在他旁边,沈清秋靠在他旁边,像在竹舍每个清晨或黄昏。

师尊,我头难受,全身难受,要师尊抱着睡。

“好”白发的仙人抚摸着沉睡青年的乌发,眼睛里闪动着岁月沉淀下来温柔的光。

“都依你。”




——————
私设系统升级到一定级别后,爽度和B格做能量,离开主能源一样能维持宿主生存。



评论(28)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