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秋】饿(上)

沈清秋能感觉到自己的胃部更小了,但是火辣辣的饥饿感却更严重了。

是胃缩症,一种本身罕见治疗手段更是奇葩但的确存在的疾病。

患者的消化系统会在七天时间内逐渐胃缩,尤其是胃袋会像漏气的气球一样逐渐干瘪,修士尚可用灵力维持生命,普通人会因为不得进食最后饥渴而死。

能治疗胃缩症的药很简单,恋人制作的充满爱意的食物。

天知道这个治病的逻辑在哪,反正原著洛冰河就用一手厨艺治疗了一位城主千金的病症,赢得又一颗芳心的同时更是获得了新的机会和金钱权利。

沈清秋起初查到这个病症的时候不是不担心,彼时正好是埋骨岭后闲云野鹤的悠闲日子,尚清华笑他杞人忧天,“冰哥一天三顿都替你包圆了,茶水点心更是不带断的,再说需要担心的多是凡人,修士嘛,”他贱贱地挤挤眼“不过口腹之欲,放下便是。”

你特么说的倒是轻巧,感情没你啥事。

给作者聚聚竖了个漂亮的中指,沈清秋仔细想想倒也是,便把这事压在心底下,除了问诊的木清芳倒也谁都不知道。

然而谁也没能料到洛冰河会被人坑了,虽然当时沈清秋在,侥幸没受什么大的伤害,结果昏迷醒来用一双红彤彤的兔子眼盛满了陌生的情绪,挥开扶他的沈清秋问了句你谁。

当然原句话不是这样的,洛冰河什么人啊,原文里脸上笑嘻嘻心里MMP,说话都是捡最好听地哄人,哄的晕晕乎乎了再配上他那张极俊的脸,可不是把什么都交给他了?沈清秋倒是没被哄的晕晕乎乎,他只觉得洛少女这次脑壳怕是出了点问题,那对石榴石似的招子凉凉的,沈清秋心里也是凉凉的。

“我是魔族,你身上是纯粹的灵力。”

潜台词就是你是谁有什么目的为何出现在我面前。

沈清秋捏着扇子还没想到该说些什么,漠北和尚清华先一步赶到了,意外的洛冰河记这两个倒是清清楚楚,屋子里一下十分尴尬。木清芳和柳清歌紧随其后,专业大夫看过表示洛冰河脑壳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把沈清秋一个人忘了个干净,其他牙口好身体棒,没有一点毛病。

卧槽小兔崽子你可以啊,搞事一搞就搞个大的,沈清秋摇着扇子搓着牙花表面上还要若无其事地询问木师弟,得到的答案是这不是啥大毛病,脑内瘀血没散开,养一养十天半个月妥妥的。

哦,十天半个月……

木清芳像是想到什么,用一种噎住了了表情看沈清秋,沈清秋内心卧槽千百遍,总不能指望一个失忆的人给他下厨,无论如何还是洛冰河他自己要紧,于是让漠北君带着他家君上回魔族大本营,沈清秋本想留在这里等着,不想柳聚聚行动能力不减当年,提溜他领子直接走你。

“那小畜生但凡拦上一拦,我就放你下去。”

柳峰主抱臂御剑好一派冷漠笃定,沈清秋嘴上和他瞎逼逼,实际上用余光瞅着另一边,结果,洛冰河你还真的连头都不回啊,也对,毕竟脑壳撞坏了,沈清秋你要原谅他。

有些蔫嗒嗒地回了清静峰,味同嚼蜡地吃完了宁婴婴殷勤做的饭食,沈清秋在竹舍的床上辗转难眠,胃部明明已经被填满,却感觉怪异的火烧火燎,很快这种感觉化作剧烈的疼痛和挤压感,沈清秋立刻冲出去,把吃进去没几个时辰的晚餐交给了大地。

心虚地用土掩埋了罪证,沈清秋第二天暗搓搓去找了木清芳。

木清芳道:“这种病症例子太少,我这里没有什么能治疗的药,缓解的还有那么一两副。”

太靠谱了木师弟!

沈清秋回到竹舍,第二天他就干脆不吃饭,反正修士不吃也不会死,只是万万没想到这次灼热的痛楚自胃部绵延至四肢百骸,痛地他抽搐,舌下压了一枚药丸勉强减轻了一些,想着还有五天,沈清秋就觉得真是倒了血霉。但思绪不知道为何又飘到了洛冰河身上,想到他无间深渊那几年披荆斩棘,再想想埋骨岭时的似疯似颠,又觉得这点痛楚也不算什么,最后想到一个月后哭唧唧的洛少女,苦中作乐地想该怎么哄。

只是再也吃不到洛冰河做的饭了,沈清秋想着,眨了眨眼睛,压着疼痛,度过了第二个无眠的夜晚。

第三天的清晨沈清秋感觉喉咙里有些麻痒,咳在手心里,一朵绽开的血花。

嗯,没关系。

他想。

也就这样,不是很疼。

————————————————

下章虐冰妹

评论(33)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