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金主瑞金】来自异世界的宝贝(1)

私设如山,不喜勿入。
本章金一直出现在回忆杀,末尾冒了个头,下章正式出场。
如果有下章的话。
——————————————————————
赛丽亚殿下,您为什么难过呢?
从小侍奉她的女仆长忧心忡忡,她的小殿下是那样的温柔而美丽,怎么能让忧愁的灰尘沾染她浅蹙的眉宇。
我在担心我的父亲啊,亲爱的玛利亚。
小小的公主将目光投向窗外,下面繁华的城池向上,是一望无际的蓝天。
父亲在繁忙的公务后,除却教导自己唯一的女儿,就是登上那高的几乎穿破云霄的塔顶,从湛湛碧蓝枯坐到夜幕星河。
作为最后一届凹凸大赛的冠军,父亲似乎获得了他被迫离开星球时所失去的一切,澄清了冤屈,查明了真相,惩治了罪人,神明给予了他无上的荣耀,使他的地位甚至跃于曾经的七神使之上,但是从赛丽亚有记忆以来,那双与银莲花同色的眼眸中,没有哪一刻是幸福而愉悦的。
圣空星的嘉德罗斯叔叔到现在也还是一副少年的模样,那些从雷德叔叔和祖玛阿姨那里听来的故事仿佛是另一个世界光怪陆离的童话,充满了惊奇与冒险。赛丽亚不知道这些长辈们将那些苦痛,阴霾,背叛与伤害深埋于底下,只让她看到了上面盛开的鲜花与飞舞的蜻蜓蝴蝶。
凹凸大赛是一场阴谋,而你的父亲是拯救世界的英雄。
金发的公主浅浅的微笑,夸赞与表彰只是有些人的一面之词,然而知情人却讳莫如深。雷王星的帝王会不时与他的王弟和同伴来这颗无处不充满着璀璨晶体的星球,雷狮身上没有小孩子喜欢的棒棒糖,不过正好,赛丽亚也不喜欢,小公主会和喜欢的长辈们坐在小花园里喝几乎没有度数的蜜酒,一和熟悉的人在一起就自动失去敏感的感知的赛丽亚不会知道,有些人看着她的金发,蔚蓝的眼睛,仿佛透过了层层岁月,看到了另一个人。
然后下意识地温柔了眼神,伸出手揉了揉小公主梳理整齐的头发。
幼时的一切都是辛福的。
即使不知道双亲中的另一位是谁,赛丽亚也觉得,生活再美好不过了。
所以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可能会永远失去唯一的父亲。
被神明赐福的身躯不会衰老,但是灵魂是会随着时间不断地改变,赛丽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父亲一点点失去最后的生机,却依旧坚持一步一步爬上塔顶,去看蓝到天真的天空。
咬咬牙,赛丽亚不顾侍卫的阻拦,强行跟了上去,在推开唯一的一扇门后,她看到了屋内的景象。
与居住的富丽堂皇的宫殿相比,绝对算得上简陋的房间,四处的墙壁都挂满了一个人的画像。
赛丽亚知道父亲有着出众的绘画技能。在他人的认知里,他很少抽出时间用笔尖上的颜料接触画布,偶尔用浅淡凌厉的笔触绘出大片晶簇,或是远山,却拒绝鲜活的生命出现在他的画框里。
这里的一切都打破了赛丽亚的认知,她趁着父亲坐在花架前描摹新的画作时,小心翼翼地蹲下来,拾起离自己最近的一副画。
翘起的金发,短袖卫衣,挂着略有些傻傻的笑,弯起来的眼睛,是从这和角度遥望过去,纯粹而天真的湛蓝。
画作的每一条线条,每一笔颜色都倾注了作者的情感,无疑的,这里放眼四去每一副画都和手里的一样,充斥着毋庸置疑地爱意。
“赛丽亚。”格瑞放下调色盘,并未回头,即使赛丽亚再蹑手蹑脚,她也不可能瞒的过对她在熟悉不过的格瑞。“放下手里的东西回去,你今天还有课业。”
“我已经完成了,父亲。”赛丽亚抿唇“我能问问,画上的人,是我的……”母亲吗?
格瑞沉默了很久,久到赛丽亚腿都有些发麻的时候,她看到格瑞静静地看向她。
“他是你的父亲。”
格瑞说。
“那他现在在哪里呢?”赛丽亚问。
“在一个我一定要去的地方。”格瑞答。
“……那你还会回来吗?”
“如果回不来,我就在那里陪他。”格瑞在女儿面前蹲下,“他一个人在陌生的地方呆的太久了,早就不知道迷路到什么地方去了,他是一个笨蛋,我要去找他。”
这是赛丽亚最后一次看见父亲。
同样的一天,赛丽亚第一次看到画中金发的少年。
透明的,漂浮在半空中,无边的天空在他身后延展,像一双随之可能带他离开的翅膀。
“好久不见,赛丽亚。”他说。

评论(5)

热度(87)